本篇文章4672字,读完约12分钟

21年前的问题:用卡片的方法管理教育一定不行。 应该用什么样的智慧进行教育? 现在有答案了——

编辑: 1988年4月30日上午,钱学森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谢韬在国防科工委钱办公室进行了谈话,对中国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行业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坦率的批评和建议。 现在小倩去世了,小谢也卧病在床,但他们说的话,还是有警世效果的。 本杂志得到授权,特别希望发表这次谈话的整理稿,有助于当时的人的思考。 稿件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党委委员沈大德记录整理,相关人名据语音记录,有可能有误。 这篇文章在发表时做了一些删改。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学森(以下简称钱) :这次两会最响的是教育问题,毕竟只有两个字“需要钱”。 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做。 政治局和政府出什么方法,出多少钱? 否则,明年的会议上怎么交?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韬(以下简称谢):1986年5月10日请教钱老后,根据钱老的建议,在同一所大学接触,但对话后,想法不同,觉得是两种思想。 他们的利益是资金多,学生轻松,但总的来说并没有摆脱旧体制,特别是干部和教师仍然是用旧的方法筹措的。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我们的体制就是这样。 我们在机关也是这样。 员工听首长的话,消磨自己的创造力,消费,都成了机器。 现代化经营必须是分层的,分开军队关闭,形成系统的机制。 我们的习性必须由领导人提出,交代所有细节。 不这样做,他做不到,做不好。 十三届三中全会上有人对我说:“有人说‘插一根竿到最后’、‘临一线’。” 我尊敬周恩来总理。 他确实也很精力充沛,一天工作16个多小时,不能做这样的工作。 我一定不能自己做。 就算他活着,恐怕也受不了吧。 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够的。 管理是科学技术,在我们这方面太差了。 全国普遍重视管理教育,但效果如何,值得怀疑。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罗德霖教授说对我撒谎很困难。 他孙子读初中要进贡,谁也不出钱,他太太杨秉如是北师大副教授,经同学谈话,她去这所中学教英语了。 (沈大德插话:我们曾经感到痛苦,为了孩子读书兼去上课。 杨发现中学教育造假,报告的数字(包括考试成绩)都是虚假的。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我上次提到,在大学工作近40年,华北大学、人民大学至今深刻感受到整个教育体制的发展沿革。 而且,交往频繁的大学校长群体深有同感,大家都充满热情,都想为教育事业效力,但在旧体制下,即使是大学校长也无法动弹。 教委很僵硬。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这次人代会和政治协会对教育的意见也最集中,但只停留在表面现象上,不深究根本原因,只有感性的认知,但证明了大家都觉得是个大问题。

强调教育问题,特别是看到21世纪的世界,其他国家也很担心。 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西方还是东方,第一、二、三世界的国家都说自己的教育不好。 以前说西德、日本好,他们自己也不能这样说,所以说教育是全球化的问题。 我们的中国更突出、更紧迫、欠债太多。 这个问题一定要处理,一定要处理。 两会呼声那么高,如果不采取措施,明年再开会怎么能提出来?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如果你能在这方面发挥促进作用,在这项改革中走上新的道路,贡献就会很大。 现有的构想也不是固定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今后,教育问题将成为任何国家和社会的主要问题,总有一天,人们会认识到教育问题不亚于经济问题吧。 在改革中,变化多、速度快,问题也一定层出不穷。 最近看到了如何制作未来教授的复印件(钱掏出了《世界经济科学技术》1988年第17期,其中转载了美国《未来学家》杂志的复印件)。 。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从我介绍构想形成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出现状和形势迫在眉睫。 这个问题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现在的在校学生是即将进入21世纪的人,决策教育的快速发展战术需要长远的规划,我们的宗旨也是探索作为21世纪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用实验的方法开放,推进整个教育体制的改善。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总是在拆解科学体系时指出九个学科的四个层面,我们的构想与之相关,有要点地改造着思维方法和教育、科研体制。 困难在于条件还不成熟,一所大学很难全面在这个人系开设本科。 能否循序渐进,在起步阶段缩小范围,集中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交叉点,促进新兴边缘学科的快速发展,使劳动不再重复。 (分别介绍关于构想中的学科设置的文案,所以省略)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你说的未来学大概是从国外看到的。 国外很多未来学不科学,所以我们当然不做。 我这几年一直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但是和者受益匪浅,反而来了什么思想僵化的人,我也不赞成他们的构想。 一些人回避这个问题。 我坚决认为只有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有科学预见的能力,才能谈科学的未来学。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现在思想混乱,情况多而杂。

钱:最近,我写了关于如何组织社会科学团体的意见。 科学协会是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的协会,理、工、医、农就在其中,这符合理论联系的实际大致情况,便于综合考察一个问题,这是一个独具特色的优点。 以前全世界几乎都是分立的,现在也走向联合,呼声很高。 社会科学否则各省市都有社会科学联盟,据说胡纲两年前社会科学工作者共计约6.5万人,分布在社会科学院、大学。 我在会上说这样的统计方法不合适,做社会科学应用的人很多,怎么能排斥和排除他们呢? 这次胡启立说总数在10万人左右。 一些人考虑建立全国性的社会科学联合组织。 一个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另一个是中国社会科学家联合会,还有协调两者的实务委员会。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过去乔木会合二为一,但它太大了,很不容易。 我认为我的方案比较可行,可以作为现代化建设的起点实际发挥作用。 我国社会科学界有点奇怪,我经常说你们不可预测,其关系多而复杂,但另一方面,遇到改革中的实际问题,也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我认为这种现象应该改变。 不要只是呼吁参加决定。 必须真的能参加决定。 我一直主张真正的能力,看你处理问题的能力,同时把投资、奖励和课题研究、方案的制定和实施效果联系起来。 当然,人文科学以前就传来了学术文化的要素是两回事。 这要求改变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知识结构。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我和丁石孙校长讨论过,经常有人教我们做自然科学的人了解文学艺术。 你在做数学。 可以提倡在北大搞文科的人了解自然科学的原理和工程技术吗? 在我们国家,夫妻两人经常一个人工作。 大德先生,你们就是这样,理科也差不多,很普遍。 在国外,夫妇经常分为两个职业。 这大概与社会以前的传承和优势有关吧。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社科院送牛津大学进修、研究,经考核,英方不满意我们所选人员的外语和数学水平。 数学不行。 西方国家不能参加社会科学研究。

钱:文理不通不行,现在的教育制度思路太窄,不能适应现代化建设和科学迅速发展的形势,不能面对21世纪。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统帅文理,可以使人提高能力,变得呆板。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学校在知识方面丰富了,怎么才能达到这个目的,怎么设置学科、专业,说学习介于本科和研究生之间,你说学好了,我不行。 你的知识结构还需要改造和加工。 那么,请到我这里来再学习。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我去了苏联,莫斯科大学的一位副校长说,我们大学培养的学生的知识,都比现实中落后至少五年。 这使我们认为,高校追求培养基础丰富的专业人才,培养基础以适应现实需要和专业转换的适应型人才是我们的理想目标。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是啊

谢:如何改造、加工,让学生富裕起来? 我教师和弟子各一个,定期对话,不一定拘泥于上课的讲课形式,考虑毕业时导师写评论。 师生相互选择大体上是这样的,广泛吸收社会人才,帮助有创造力的人早日出类拔萃。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另一种方法是吸引更多的人进行课题研究、讨论和写作。 这需要提供比较优厚的条件和待遇,但其实花不了多少经费。

现状是缺少“结合部”,所以我们要创造这个条件。 你能把它作为建立丰富学生的学校的基本方法吗?

钱:我完全赞成这个意见。 世界上早就有了。 剑桥、牛津等大学有一个环境,学生来了想学什么、怎么学,完全开放,不做那种僵硬的计划、方案、大纲。 我觉得援助不错,让你毕业。 上世纪19世纪末感觉教育制度不行,转移到了后来的体制。 之后,新的矛盾又来了,必须寻找新的构想。 我们找到了道路,教育在这个过程中迅速发展。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我抱着大胆的想法,彻底改变了现在的教育制度。 一位刘静和老姐姐在一所学校测试了小学生的抽象思维能力,被试约2000人,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学习几何学,实验班效果非常好。 我们过去的看法只基于个人体验,觉得必须在中学学习几何学,这种看法需要改变。 傅种孙( 1898~1962 )教授是我当时的几何老师,他让我喜欢上了几何,后来他担任了北师大副校长。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如果孩子4岁入学,实行10年一贯制,14岁之前相当于大学本科2年级的水平,进入高中或中专,少数人再学习4年就能达到博士水平,那就是18岁的博士。 20世纪20年代,我在北师大附属读书,之后读了上海交大,学过很多文案。 前两年几乎都是徒劳的。 现在也有多种重复教育的现象。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上的18岁大学生,如果有希望的话可以回到你说的那种开放的学校,没有固定的学制,可以互相选择,有比较充分的自由。 我可以叫你“无限专家”吗? 因人而异,因老师而异,老师同意让他毕业。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我个人有这方面的经验。 在美国读研的首先是麻省理工,然后是加州理工,都是航空空系,专业实际上有两个。 以航空空为主,数学为辅。 各系还设有各种讨论班,全部开放,由学校统一安排每周活动表。 我每天下午去其他专家的讨论班,从中受益匪浅,吸收了很多营养,但毕业论文还是航空空的专家。 系里举办的讨论班也很活跃自由,导师(我的导师还是系主任)、研究生一律平等,展开争论,常常脸红。 后来想通过,当面认错,我导师向我道歉,一辈子也忘不了。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我相信21世纪的大学一定是这样的。 你的大学就这样吧。 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后,对教育事业的贡献会很大。

是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第一副院长,实际上正在主持工作,有希望吗? 能改造成这样的学校吗? 现在的大学研究生院必须改变,怎样才能维持它呢?

谢:我这两年做了实验。 人事、经费的支配权有限。 社科院是藏龙卧虎之地,我自己找人,但是很多人调整不了,动不了。

钱:请做个榜样。 向大家学习。 前年我见到李国豪(担任过同济大学校长),他说他们学校的教职工和学生一样多,没有一个没什么大用处的。

谢:人民大学是1:1.5。

钱:我可以向你推荐两个个人。 一个是费孝通,他的活动能力很强,也有一定的号召力。 在海外对华侨的影响很大。 另一个是苏步青,对于学术见解首推他,他一直在讲文理通顺,文理结合的事。 苏步青正好是大学校长,他在这方面有经验,熟悉教育工作,也是政协副主席。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谢:谁能支持这项事业?

钱:我能推荐的是陈从周( 1918~2000 ),他是苏步青的老朋友,做建筑美学,见解深刻,同济大学,现在退休了。

谢:昨天见到刘道玉,稍微一开放就被免职了。 他在做化学。 48岁成为武汉大学校长。 去年( 1987年)说了不敬的话,借了他的职位,成为了吉林大学的校长。 我讨厌他。 我现在在北京。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钱:我们上海交大范旭吉说,邓旭初他们不听话,所以成了被告。 新班级很听话,但是不能去工作,老师的意见很大。 教委下属的班子对其僵化的程度感到惊讶。

“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谢:他们负责招生,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实行是否录用,教委的员工膨胀到1200人。

钱:用卡的方法管理教育肯定不行。 教委如何能代表最高的智慧? 两会的呼声不应引起政治局的重视。

谢:现在的社会风气很差,追求名利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聚在一起,一开始还不错,很快就会分裂。

钱:开放改革确实有空子,资本主义国家也有这种现象,但那里有法律约束,我们的法制不完整。 (其间又谈到了其他文案,所以省略。 最后拍纪念照)

标题:“钱学森关于教育问题的一次谈话”

地址:http://www.erdsswj.cn/oedsxw/20950.html